台灣公民媒體的發展與挑戰

time: 
2010-12-15 10:40 - 11:10
speaker: 
陳順孝

早在一九四八年,聯合國〈世界人權宣言〉就宣示「人人有權⋯⋯通過任何媒介⋯⋯尋求、接受和傳遞消息和思想」,但在大眾媒體時代,「尋求」和「傳遞」權利被大眾媒體壟斷,公民只能被動的「接受」資訊;更嚴重的,大眾媒體或受制政治威權、或迎合商業利益,提供給民眾的資訊往往不正確、不完整、沒意義、不實用,公眾雖然不滿,但散居各地,難以集中力量,無力促使大眾媒體改良內容、或開放版面讓大家近用,即使創辦自己的印刷或電子媒體,也是花錢費力卻成效有限。

到了web2.0時代,簡單而強大的網路工具普及,人人可以使用部落格(blog)、微網誌(如twitter)、社交網路(如Facebook)、網路相簿(如flickr)、影音分享平台(如YouTube)、網路廣播(podcast)來打造自己的媒體、發出自己的聲音,從被動接收的閱聽人、轉型為主動傳播的創用者(prosumer,producer和consumer之縮合,亦即參與產品製造的消費者、參與資訊創作的使用者);不僅從更多元管道「接收」資訊,也重新取得長久以來被大眾媒體壟斷的「尋求」、「傳遞」資訊的權利。

網路普及後,創辦媒體幾乎成為全民運動,傳播生態為之丕變。過去有錢人才能創辦媒體、專職記者編輯才能產製新聞、公眾散居各地難以聚合、只能接收資訊而難以互動的情況完全改變;新的生態是眾人參與、相互連結、快速互動,以此激盪出群眾智慧、匯聚集體力量,形成一個由下往上、豐富多樣、分進合擊的公民傳播體系,公民傳播體系成員包括BBS鄉民、獨立媒體、個人媒體,能夠補充、監督大眾傳播媒體,與大眾傳播媒體既競爭又合作。

大眾傳播時代的議題設定理論指出,大眾媒體會設定公民討論的話題、大型媒體會設定小型媒體報導的方向;然而,在公民傳播體系形成後,公民討論的話題、公民媒體探討的議題,如搶救樂生院、反對強徵大埔農地越來越常被大眾媒體引用、跟進。這種訊息從公民媒體流向大眾媒體的現象,與德國學者所發現的:反對議題由另類媒體流動到建制媒體的議題散溢(spill-over)效應若合符節,而且速度更快、頻率更密集。

公民因此能夠藉由網路工具,吸納群眾智慧、連結集體力量,不僅能夠吸收更豐富的訊息、交流更多元的觀點,而且能夠合力監督大眾媒體、積極推展公義行動,促使社會進步、政治革新。近年來,台灣商業媒體陸續倒閉、裁員,報紙更先後裁減地方記者和地方版面,長此以往,恐將只剩大台北、都會區觀點,這時,公民媒體的崛起,有助於呈現草根、多元的聲音,填補商業媒體越來越大的資訊缺口,確保民主政治和公義社會所需的訊息、觀點多樣性。

然而,公民新聞傳播體系還在發展初期,仍有數位落差、資訊品質、置入行銷、隱私保障等問題,距離充分實踐全民傳播權利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Drupal theme by Kiwi Themes.